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诺奖得主丁肇中南医大自嘲开讲在南京上学时

2019年03月16日 栏目:汽车

诺奖得主丁肇中南医大自嘲开讲:在南京上学时成绩不好 怕学校晒成绩,诺奖得主丁肇中南医大自嘲开讲:在南京上学时成绩不好 怕学校晒成绩发布时

诺奖得主丁肇中南医大自嘲开讲:在南京上学时成绩不好 怕学校晒成绩,

诺奖得主丁肇中南医大自嘲开讲:在南京上学时成绩不好 怕学校晒成绩发布时间:2014年10月14日7时55分58秒刚刚过去的9月,华裔诺贝尔奖得主、物理学家丁肇中和他的“暗物质”研究再次轰动世界:他主持的、有可能解答宇宙起源的AMS实验取得重大进展——有关宇宙暗物质存在的6个特征中,已有5个得到确认。不过,这位78岁的物理学界泰斗,昨天在与南京医科大学师生面对面交流时坦言,早年他就读南京南昌路小学时,成绩并不太好,以至于一度生怕学校公布当年的成绩单。现代快报 金凤 通讯员 南医轩自嘲:在南京上小学时成绩不好“我小时候对念书特别没有兴趣。”昨天,在与南医大师生面对面时,丁肇中教授先回忆起了他的学生时代。年,他曾在南京南昌路小学读书。他说,小时候在重庆时,常有轰炸机来“访问”,注意力不集中,慢慢养成了不念书的习惯。后来,来到南京在南昌路小学读书时,成绩也特别不好。“几年前,我回到南昌路小学,还要求学校不要公布我当年的成绩单。”丁肇中幽默的开场白,一下子就把所有人给逗笑了。不过,到了大学,丁肇中在物理领域的天赋已经表现出来。当年,20岁的他就读美国密歇根大学时,原本学习机械工程专业,导师发现他不擅长画工程图,但对物理有兴趣,建议他学物理,“并且告诉我,本科就不要读了,直接去研究院吧。”丁肇中说,大学学期时,他20岁,是班上年纪的学生,到第二学期就成了班上年纪小的学生。“从高中毕业到拿到博士学位,我用了6年时间,这在密歇根大学历史上还是很少的。”他说,他受到了学校的特别照顾,包括英国历史文学等在内的必修课都免考。三个儿女都没学物理他从不干涉丁肇中在早年的一篇自传文章中提及,家庭氛围对自己的影响很大。“我母亲认为我的身体健康是位的。”丁肇中说,小时候在重庆,因为战乱,医疗条件很差,小孩得伤寒、白喉就是不治之症,“有次我生病,看到母亲脸色不对,医生在我的病床上系了红条。出院后,母亲才告诉我,那是病危的意思。我前前后后收到过几次病危通知书。”在南京南昌路小学读书期间,丁肇中时常溜出来,到夫子庙听相声看拉二胡。父母对他的教育很开明,从来不认为考名是重要的,也从来没有因为他不念书而责备他,而是让他发展自己的兴趣,“只要是我感兴趣的,父母都无条件支持我,鼓励我。”父母早年的教育也直接影响了丁肇中对子女的要求。“我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小儿子都不学物理,他们从小跟我在实验室,接触大量电子仪器设备,他们就说,长大后不学物理,因为我总是呆在实验室,从不回家。”丁肇中说,现在,他的儿子学法律,大女儿学生物,小女儿学人文,“我从来不干涉他们学什么,就像我父母也从不干涉我一样。”让他获诺奖的研究曾用了5吨肥皂1976年,丁肇中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从此扬名,他曾发现一种新的基本粒子“J粒子”,这种新粒子的发现,证明了宇宙中有新的物质存在。但其实,早年研究“J粒子”时,他并不被人看好。上世纪70年代,物理学家认为所有的粒子都是由3种夸克组成。为了寻找新的夸克,丁肇中决定建立一个高灵敏度探测器。他设计了一个精确度极高的实验:“相当于北京下雨时,每秒钟有100亿个雨滴,只有一个雨滴是红色的,我们要从这100亿个里把这个红色的雨滴找出来 。”但是当时,整个物理学界都认为这是天方夜谭。直到1972年,美国的布鲁凯文实验室终于接受了丁肇中的实验。丁肇中说,这个实验需要100吨的油、100吨的铅、10000吨水泥和5吨肥皂,“困难的是向政府申请5吨肥皂,因为一般人无法理解为什么要用这么多肥皂。”两年以后,丁肇中果然发现了一种新的粒子,它具有奇异的特性:它的寿命比已知的粒子长一万倍。这种新粒子就是后来被命名的“J粒子”。丁肇中认为,要对自己有信心,做你认为正确的事,不要因为大多数人的反对而改变。而回顾收获诺奖,他说:“为了得诺奖而研究是很危险的,我做物理研究完全靠兴趣,我认为这是一辈子重要的事情,不是为名为利。”“在我的项目中权威是没有意义的”1976年拿到诺奖时,丁肇中只有40岁,早年成名的他却没有止步。前不久,他主持的、有可能解答宇宙起源的AMS实验取得重大进展——有关宇宙暗物质存在的6个特征中,已有5个得到确认。“参与AMS项目的多国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当中,有的非常有学术地位,有的很有年资,但终的决定由您定夺,在做决定的过程中一定会有争议,会有不同的意见,那些大牌科学家为什么会信服你?”互动环节,南医大一位教师发问。丁肇中微微一笑:“在我的项目中,权威是没有意义的。我的组里有大学校长,有国家教研室主任,用中国话说,也有部级干部。我开会的要求是所有人都能发言,不管是高级领导还是年轻的学生,但不能交头接耳。我听懂后就做决定,假如没听懂就会告诉大家,我不了解,下次再讨论,但是否采纳意见跟年龄和地位无关。”“以您现在的资历,为何不颐养天年,您现在在团队里是一个还是参与者?”一位学生很好奇。丁肇中说:“在美国没有退休制度,一年前,我太太还替我到学校问,如何办理退休?”他说,他所就职的美国麻省理工学校表示,他的退休报酬会比在职高3倍,但退休后只能“参与”大的实验,而不能“领导”大的实验。“这么多年,在我的实验室里,每一个事情我都知道。这么多年,我从来不去别人家里,从来不与人来往,不陷于人与人之间的纠葛,我跟任何人都保持距离,这样才能冷静分析。一些象征性的挂名对我没有意义。我要做研究,只是因为我有兴趣。”谈诺奖希望中国拿奖人数跟人口成正比今年的诺贝尔奖揭晓前,汤森路透的预测名单中有4名华裔科学家有望获奖,国人的“诺奖情结”再次被勾起来,但终的结果让大家希望落空。据了解,新中国成立65年里,诺贝尔奖共向全球400多位科学家颁奖,而中国获奖的科学家人数为0。作为一名华裔诺奖获得者,丁肇中怎么看这种现象?“我想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学术的自由,以后一定会有很多人拿到诺贝尔奖。”他解释说,中国占世界1/4的人口,在过去几千年里,中国人对科学发展是很有贡献的,希望不久的将来中国拿到诺奖的人数能够跟中国的人口成正比。花絮连称多个“不知道”让提问学生有点小尴尬“您对哲学有什么看法?”“没有看法。”“您觉得年轻人做科研应该有什么心态?”“这个,我不知道。”“不了解。”“不便评价。”“没有资格说这个事”……在昨天的交流会上,丁肇中不时冒出的“不知道”,搞得主持人和提问的学生有点小尴尬。问及对中国当前高等教育有何看法时,丁肇中摇摇头:“我不了解中国的教育,不便发表看法。”“您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摸索,中间有没有产生过怀疑或茫然?”主持人提出一个很励志的问题。丁肇中干干脆脆地说了个“没有”,让对方一时语塞。还有女生请教“马上就要读研了,但是找不到自己的兴趣,到底该选什么方向专攻呢?”丁肇中说:“对于医学我不了解,所以没有资格给你什么建议。物理出一点错误还能改,但是医学出一点错就很严重,所以我不敢说。”主持人邀请丁肇中给在场的医学生送上寄语,他停顿了一下,有些为难地看看台下,“这是我次到医学院,但我对医学不了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还是校长代表我说几句话吧。”学生们盛情难却,终丁肇中与大家分享自己的体悟,“我经常对女儿和儿子说,一个人来到世界上只走一次,要知道自己的兴趣所在。”[删除]须知:请输入您的常用邮箱,另外,确认提交后,我们会采集您的部分信息,以便终确认您的身份,请勿着急,个工作日内部就会处理完。


光伏支架
瘦瘦减肥包
星力摇钱树游戏